人類首次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帶來的是希望還是恐懼?

來源:揚子晚報作者:時間:2018-11-27 查看數:0

11月26日,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基因編輯雙胞胎女孩近日在中國健康誕生。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消息一經公布引起巨大震動。疑似對該試驗進行醫學倫理審查的醫院稱申請書簽名可能是偽造,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表示該項試驗進行前并未向該部門報備。120多位科學家通過《知識分子》雜志官方微博發布聯合聲明,表示強烈譴責。

使用“基因手術刀”

關閉HIV病毒入侵大門

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將于2018年11月27-29日在香港舉辦。該峰會會期預計三天,由香港科學院、英國倫敦皇家學會、美國國家科學院和美國國家醫學院聯合舉辦。會議開幕前一天,賀建奎公布了這個消息。

他表示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雙胞胎女孩在胚胎階段接受了基因編輯,近日出生。

賀建奎在講述基因編輯試驗

據美聯社報道,這個基因編輯試驗發生在試管受精階段。首先對精子進行“洗滌”,將其與精液分離,因為精液中可能潛伏有HIV病毒。分離出的單個精子放入單個卵子中。之后,試驗人員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導序列,用5微米、約頭發二十分之一細的針注射到還處于單細胞的受精卵里。這個研究采用了CRISPR-cas9技術對胚胎進行編輯,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并修改基因,也被稱為“基因手術刀”。

CRISPR-cas9技術的原理圖

賀建奎表示,他在實驗室里對老鼠、猴子和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研究已有數年時間,并且申請了專利。他說,之所以選擇抗HIV胚胎基因編輯,因為這種病毒感染已經成為一個嚴肅問題。

這次試驗修改的是CCR5基因,因為它是HIV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蛋白質門戶。此前研究顯示,在北歐人群里面有約10%的人天然存在CCR5基因缺失。擁有這種突變的人,能夠天然免疫HIV病毒。

當基因編輯后的胚胎發育到3至5日齡時,取出一些細胞并檢查編輯結果。受試夫婦可以選擇是否使用編輯或未編輯的胚胎進行懷孕嘗試。在22個胚胎中,有16個進行了基因編輯,其中使用11個胚胎嘗試了6次著床。

這項技術最近才在成年人身上使用,以此治療某些致命的疾病,而這種基因編輯僅限于特定的個人。對精子、卵子或胚胎基因進行編輯不一樣,其變化可以遺傳給后代,所以在很多國家還不允許在實驗室之外開始這種試驗。

男性受試者均為艾滋患者

一個嬰兒實驗不成功

賀建奎說,他通過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平臺“白樺林”招募到7對夫婦參加試驗。

賀建奎在實驗室

這個試驗的所有男性對象都感染有HIV病毒,所有的女性都是正常的,但基因編輯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防止HIV病毒由父親感染給嬰兒。

參與試驗的父親服用了抗HIV藥物,抑制了病毒的感染力,而且還有一些簡單的方法可以防止他們身上的病毒感染給后代。

實際上,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為受艾滋病毒影響的夫婦提供一個機會,使其后代不再受到這種病毒的威脅,獲得永久免疫的能力。

他說,試驗所涉及的父母拒絕接受采訪,也沒有透露試驗對象住在哪里或在哪里工作。

賀建奎說,試驗表明,在這對雙胞胎中的一個嬰兒身上,兩個目標基因的拷貝都發生了改變,另一個嬰兒只有一個目標基因拷貝出現改變。沒有證據表明試驗損害到其他基因。有一個基因拷貝的人仍然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

一些科學家研究了賀建奎向美聯社提供的材料,認為到目前為止,這個試驗不足以說明基因編輯有效果,也無法排除是否有害。

他們還注意到,證據表明基因編輯不完整,至少雙胞胎中的一個嬰兒似乎是用多種變化的細胞拼湊而成。

哈佛大學的著名遺傳學家喬治·丘奇說,如果只有一些細胞被改變,“這幾乎就像沒有編輯一樣”,因為HIV感染仍然有可能發生。

試驗費用全免

跟蹤嬰兒到18歲

紫牛新聞記者多次聯系賀建奎,電話均未接通。據他的助手向媒體表示,“現在賀教授不接受媒體采訪,過幾天統一回應。”

據美聯社報道,賀建奎曾在美國萊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學習,回國后在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學建立實驗室,他還擁有兩家遺傳技術公司。

賀建奎與美國醫學和生物工程學教授邁克爾·迪姆(Michael Deem)一同進行研究,后者是他在萊斯大學的導師。迪姆在賀建奎的公司還擁有“小部分股份”,并且是這兩家公司的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之一。

迪姆也參加了這個試驗,他認為試驗對象能夠理解風險。他說,他與賀建奎在萊斯大學進行過疫苗研究工作,并認為基因編輯類似于疫苗。

賀建奎說,他親自向參與者說明了試驗目標,并告訴參與者此前從未有過人類胚胎基因編輯試驗,并且存在風險。他說,他還將為通過該項目誕生的兒童提供保險,并計劃進行醫療隨訪,直到孩子滿18歲為止,如果他們成年后同意,還可以進行更長時間的醫療隨訪。

這次試驗的人工授精是免費的,在對其安全性進行分析并且經該領域的專家權衡之前,不會繼續進行懷孕嘗試。

醫院是莆田系或提供倫理審查

提供胚胎是另四家醫院

從目前流傳在網上的醫學倫理審查申請書上可以看到,這個試驗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申請了審查。

網上流傳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的審查申請書

但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表示,該項試驗進行前并未向該部門報備,正開會研究此事。

工商信息顯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法定代表人兼執行董事為林玉明,注冊資本為4000萬元。林玉明更為知名的身份是莆田系“第二代”企業家。據《創業家》2014年報道,林玉明為福建莆田人,時任莆田市人大代表、北京福建企業總商會常務副會長。他在采訪中稱:“我看好莆田系醫院的未來,它更貼近市場,更了解中國。”

紫牛新聞記者致電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不了解情況,并稱該醫院近期會就此問題發布公告,其他問題無法回答。

而據南方都市報報道,上月剛從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離職的醫務部主任秦蘇驥介紹,根據申請書顯示的時間,其當時還在醫院任職,同時他也是倫理委員會成員,但是他并沒有印象,醫院開過這個會議。作為倫理委員會成員,他的簽名沒有在申請書上。秦蘇驥介紹,他特地去找了上面有簽名的前同事了解情況,幾名前同事表示,自己并沒有簽過這張申請書,也沒有印象召開過有關這個項目的會議,簽名可能是偽造。同時,醫院倫理委員會除了醫院內部人員,還有法律界人士、社會界人士共同組成,但是這張申請書上,并沒有看到法律界人士、社會界人士成員的簽名。

另外,據美聯社報道,雖然申請書上顯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為這個試驗提供了倫理審查,但是為賀建奎的研究提供胚胎的是另外四家醫院。

這些醫院的一些工作人員對該研究的性質一無所知。對此賀建奎和迪姆說這樣做是為了防止泄露一些參與者的艾滋病患者的信息。

南方科技大學26日晚發表聲明稱:此項研究工作為賀建奎副教授在校外開展,未向學校和所在生物系報告,學校和生物系對此不知情。對于賀建奎副教授將基因編輯技術用于人體胚胎研究,生物系學術委員會認為其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范。南方科技大學嚴格要求科學研究遵照國家法律法規,尊重和遵守國際學術倫理、學術規范。賀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離職期為2018年2月—2021年1月。

深圳市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于今天下午發表聲明稱已啟動對“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事件涉及倫理問題的調查。

網上流傳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的審查申請書

科學家反應兩極

試驗過程“不夠透明”

一些科學家對這個消息感到震驚,并且強烈進行譴責。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基因編輯專家兼遺傳學雜志編輯基蘭·穆蘇努魯(Kiran Musunuru)博士說,這是“不合情理的……這個試驗在道德上或倫理上都不能得到辯解”。

“這個試驗太不成熟了,”加州斯克利普斯科技轉化研究所負責人埃里克·托普爾(Eric Topol)博士說,“我們正在處理針對人類的操作。這是一個大問題。”

即使這次基因編輯試驗很完美,但是缺少正常CCR5基因的人也會面臨其他病毒威脅(如西尼羅河病毒)和死于流感的風險。穆蘇努魯說,有很多方法可以預防艾滋病毒感染,如果感染了,也是可以治療的,這個基因編輯試驗的其他醫療風險是一個問題。

也有一些專家支持這項試驗。喬治·丘奇為這個HIV病毒的基因編輯辯護,他說HIV的傳染是“一種主要的,不斷增長的公共衛生威脅”。“我認為這是合理的,”丘奇談及賀建奎試驗的目標時說。

知名科普博主、科學松鼠會成員“Ent_evo”指出,“真正的問題不在于CCR5這個目標基因,而是在于手段。CRISPR-cas9作為基因編輯工具雖然強大,但是會有很多“脫靶”——錯誤地編輯了不該編輯的地方。編輯植物好辦,弄出問題了可以不上市,但如果一個人遭受了錯誤的編輯,出生后不能把他殺了啊。”

他認為整個過程給人的感覺是依然不夠透明,缺乏監管。“按照常規,對胎兒進行新的遺傳治療操作,應該先從那些有遺傳病的胚胎做起,這些孩子能獲得明確的好處來平衡風險。但在這個案例里,免疫HIV好處就不是很明確,而且連沒有獲得免疫力的胎兒也一同出生,我覺得這過分了。”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目前,120多位科學家通過《知識分子》雜志官方微博發布聯合聲明,表示“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形容。作為生物醫學科研工作者,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聲明指出,這種試驗沒有任何創新,早就可以做,但因為存在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所以全球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這些不確定的可遺傳的遺傳物質改造,一旦作出活人就不可避免的會混入人類的基因池,將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沒有人能預知。

《知識分子》雜志官方微博發布聯合聲明

胚胎來自不同的醫院

為什么能轉移?

這次基因編輯試驗的倫理審查、胚胎提供分屬數家不同的醫院,最后嬰兒在北京出生。對于人工授精的胚胎能否在不同的醫療機構之間轉移,目前沒有看到明確的說法。

根據2001年衛生部(現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管理辦法》,對胚胎到底是屬于生命還是屬于物沒有明確規定。

2013年3月20日,江蘇宜興的一對夫婦因車禍去世。兩人生前在南京鼓樓醫院保存有受精胚胎,但由于當事人已死,胚胎所有權出現問題,雙方父母與醫院訴諸法律。最終醫院交出胚胎,2017年12月9日,一名28歲的老撾籍代孕媽媽將她帶到這個世界。

從這個案例來看,卵子受精和胚胎著床可以在不同的醫療機構進行。

基因編輯技術應用于人類

可能有什么好處?

基因編輯技術應用在人類胚胎基因上,也許有可能徹底治療某些疾病,如定向去除HIV病毒基因,或者對一些帶有遺傳疾病基因進行序列改造,就能改變遺傳性狀。這樣,基因編輯的應用和普及就能使得基因水平的遺傳缺陷修復。使白血病、艾滋病等惡性疾病徹底治愈成為可能。

人類基因編輯如果出現風險

誰來承擔?

目前科學家對人類基因已經進行了深入研究,但對于其中奧秘,所了解的依然很有限。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可以去除某些特定基因片段,從而消除已知風險,這次賀建奎針對CCR5基因的操作就是這樣。但是,對于這樣編輯基因會存在什么風險,目前的研究依然存在不足。

在動物和植物身上進行基因編輯,如果發現錯誤和問題,可以將其消滅。如果經過基因編輯的人出生了,發現存在問題,就難以將其殺死或者囚禁。

而且經基因編輯的人自從胚胎時期就是試驗對象,將一輩子帶著這個印記,在科學理、倫理、道德等方面都可能出現困擾。

所以主流基因科學界對人類基因編輯普遍持慎重態度。

來源:揚子晚報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