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牌:打通“最后一公里”為何這樣難?

來源:永州廣電作者:時間:2019-12-12 查看數:0

永州廣電消息:從2018年開始,雙牌縣政府陸續在全縣各鄉鎮啟用便民服務中心。雙牌縣政務公開信息顯示,共下放了60-90項縣級權力事項和近100項公共服務事項到鄉鎮,其中可由村級代辦的公共服務事項62項,號稱要打通了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那么,這最后一公里是否真的打通了呢?10月底,問政調查員在對雙牌縣各鄉鎮的便民服務中心走訪時發現,服務中心的辦理項目主要集中在:民政、計生、國土、社保等方面。看似數十項下放的權力,但實際能直接在鄉鎮辦理或者代辦的事項并不多,管理也缺少規范。

(同期:雙牌縣茶林鎮便民服務中心工作人員:真正能夠授權限直接辦理的,雖然下放的權限43項,但是我們鄉鎮能夠辦理的只有那么幾項。)

 走訪中調查員了解到,在省級要求賦予鄉鎮一級的52項中,已被下放權力的只有17項,在雙牌縣賦予鄉鎮一級“一件事一次辦”權力事項中也只下放了13項。而在各種鎮服務中心張貼的公共服務事項中公示中,密密麻麻寫有的項目有70-100項之多,但實際上這僅僅是細分的列表,真正能實施的項目,在雙牌”一件事一次辦”下放的13項里已經全部囊括。

(同期:調查員:你們這個窗口現在一共可以辦多少項業務? 雙牌縣五星嶺鄉便民服務中心工作人員:我們直接可以辦的 還是上報的? 調查員:你直接可以辦的

雙牌縣五星嶺鄉便民服務中心工作人員:直接可以辦的啊, 直接可以辦的,計生那塊有哪些啊?

生育證啊 生育證可以直接辦

其它的像臨時救助我們可以直接辦,鄉里面就是這些。

調查員:你這上面事項清單,協辦項目45項,代辦是51項,即辦是74項。

雙牌縣五星嶺鄉便民服務中心工作人員:74項我們可以直接辦啊?

調查員:上面寫了,即辦事項)

 那么在明確能夠在鄉鎮辦理的事項,如鄉村建設許可鎮的核發,這項工作的辦理情況又如何能?在雙牌縣茶林鎮政府,調查員就以明察的形式,來到鄉鎮便民服務中心了解《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辦理情況。按照鄉鎮便民服務中心的辦理流程,村民只需要將所需材料提交到鄉鎮國土所,不需要再往縣里跑,由鄉鎮國土所提交申請集中代辦即可。然而,自2018年以來村民提交上來的材料一直積壓在茶林鎮國土所,沒有辦理好一件。

(茶林鎮國土所所長:我接手以來沒辦,我今年接手。

調查員:幾月份接手的

茶林鎮國土所所長:五月份

調查員:五個月沒辦一個證出去?)

 按照雙牌縣政府印發的《關于進一步規范農村村民建房管理的意見》的通知,鄉鎮規劃建設管理機構在受理后7個工作日內進行會審,然后上報縣主管部門負責人批準。不符合批準條件的,退回申請材料,并書面告知不予批準的理由,《湖南省鄉村建設規劃許可管理辦法》也有類似規定。然而,這些前來辦事的村民提交材料之后便石沉大海。

(同期:調查員:你辦了一個什么農村宅基地的(申請)是吧。

電話采訪辦事群眾1:嗯,是的。

調查員:什么時候辦的?

電話采訪辦事群眾1:快到五個月了。

調查員:你覺得辦這個事情難不難?

電話采訪辦事群眾1:有點難額,還沒辦下來,四五個月了(許可)證怎么還不發下來呢。

電話采訪辦事群眾2:我五月份交上去了的,一直沒看到(發下)來。)

【錄】而茶林鎮國土所的工作人員,對具體如何辦證似乎也不能說不出個所以然。

(同期:茶林國土所所長:我沒得一個規范的東西,流程呀,有規范的流程我搞起去就是了,要什么緊,再說這個證是怎么發的,什么樣的,我都沒看到呀,怎么辦呢。)

 無獨有偶,家住雙牌縣瀧泊鎮義村村民蔣冬林是當地的建檔貧困戶,他們家的平房從70年代建設至今早已破舊不堪,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裂痕,一到雨天便四處漏水,經過住建部門的鑒定已經成為了危房。

(同期:蔣冬林:這里從上面一路裂下來了,所以地基全部(下層了),上面都是的。

調查員:上面那個裂縫咯。

蔣冬林:嗯,那個全是的,裂開了。

調查員:漏不漏雨呢?

蔣冬林:漏雨去年蓋(住)了,以前漏蓋住了。)

 幾年的努力讓蔣東林也有了些積蓄,2018年4月他向瀧泊鎮便民服務中心的國土所提交建房申請,但卻遲遲沒有音訊,而瀧泊鎮國土所的工作人員卻這樣解釋。

(同期:瀧泊鎮國土所:他要拿去住建局去做規劃,規劃通的過,他(住建局)再給他出一個規劃許可過來,我們再根據規劃許可范圍,再批準范圍內建房。)

 今年10月,他再次來到鎮國土所,這時他才知道,早在2018年7月他申請的建房用地,因靠近縣城已經被納入了控制性規劃范圍當中,暫停了建房審批。老蔣十分惱火,他一年來跑了鎮國土所不知道多少趟,直到今年10月,鎮國土所的工作人員才拿出去年7月的文件告訴他證件停止辦理了。去年7月份停止審批,但自己去年4月份便提交了申請。對此,縣自然資源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并未收到瀧泊鎮送來的申請。

(同期:縣自然資源工作人員:你肯定是7月1日之前沒遞交資料嘛,這個沒收到他的資料,哦,你資料沒報起來,那有什么用呢?)

(同期:蔣冬林:他說我資料沒準備好,他又沒告訴我要哪些資料,我的資料就是申請報告拿過去了。對于我來說這個事還是難搞,我跑了幾趟沒解決啊)

 如今望著住了幾十年的房子,老蔣心中一籌莫展,也不知何時自己才能住進新房。

 除了這些事件,調查員在麻江鎮也遇到了尷尬,當天下午4點左右,麻江鎮的便民服務中心大門半開顯得有些冷清,進門之后沒有看到工作人員,幾番詢問,里屋才傳來了聲音,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調查員:那上面一個人都沒有。

工作人員:辦公室沒的人啊。

調查員:嗯)

 整個“隔空”對話過程持續了近十分鐘,辦事人員一直沒有露面。不知道是忙于其他事務,確實無暇分身;還是因為服務不到位,令他們無顏面對父老鄉親。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