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地理丨400多年前,岳陽是南中國最大的布匹交易中心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時間:2019-06-03 查看數:0

1.gif

400多年前,有一個州郡向朝廷上貢,不是用銀兩,也不是用這里引以為豪的茶,而是用布匹替代。貢簿上寫到:“開元貢:細纻布;元和貢:白纻練布七匹。”

說的是岳陽。

大批江蘇布販子南下岳州府收購成品布匹

沒人想到,400多年前的岳陽曾經是南中國最大的布匹交易中心。那時是明末清初,遠離政治中心的岳州府棉麻紡織業十分發達,已經不是單純的農村家庭副業性質,而是成規模的紡織手工業作坊。

乾隆年間刊印的《岳州府志》記載,說每年有大批南下的“吳客”包買商,以長沙為據點,前往岳州府收購成品布匹。所謂“吳客”,就是江蘇一帶的布販子,他們將上好的岳州棉布收購回來,利用本地絲綢品牌的影響,一同沿絲綢之路,“捆綁”銷售到異域。他們甚至帶來“蘇花”原料和資金,將原料賒給農戶,將銀兩借貸給紡織作坊,利用巴陵人熟練的紡織技藝,再回購棉紗、土布等制成品。“蘇花”是蘇杭一帶有名的“太倉棉”,纖維較江南棉要長。

400多年前,商業資本對手工業生產的控制,在岳陽已經初步形成,也可以算是資本主義的萌芽。岳州府發達的民間紡織業,以及“吳客”流通商的介入,同時刺激了湖南商業的進一步發育,大批長沙、衡陽等地商人,也加入了這種包買商行列。“布歸橫塘、新墻,客惟衡州、長沙人矣”,這是當時一個巴陵士人寫下的日記。

由于江蘇及湖南商人商業收購活動的活躍,同時也帶動了岳州紡織業的進一步發展。為了減少流通環節,有岳州人干脆把紡織工場開進了長沙。據咸豐、同治年間任瀏陽縣訓導的岳州名人吳敏樹記載:“長沙有巴陵小布行,以此其后二三都及冷鋪、三角嘴諸處產棉,而一都人工作布。絕精勻,謂之都布。二三都謂之三都布,男婦童稚皆紡績。”這段文字見諸于他著述的《柈湖文集·巴陵土產說》。由此可見,興旺的岳州布業,曾經一度造就了岳陽的手工業繁榮。

水陸樞紐為棉制品加工提供充足原料與渠道

為什么是岳陽?

俗話說,湖廣熟,天下足,“楚故澤國,耕稔甚饒。一歲再獲,柴桑、吳越多仰給焉”。當時整個荊江流域,湖南安華南(安鄉、華容、南縣),臨湘、巴陵、湘陰等地,及湖北公安、監利、洪湖等地,已是全國重要的糧棉產地。而岳州,又是便捷的物流碼頭與商品集結地,這就為糧棉制品的粗加工提供了充足原料與流通渠道。

乾隆年間,清政府對荊江洪泛區實施“輕徭薄賦,加惠商民”政策,據《清文獻通考》記載,加惠商民政策的側重點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適當減免糧棉稅,以便“商賈趨利,挽輸源源接濟”災區,平抑災區糧價;二是整頓關稅,以防法外苛取,克剝商人;三是減輕市稅,規定在府州縣城內,人煙湊集,貿易眾多,且官員易于稽查者,照舊征稅,不許額外苛索,亦不許重復征稅;若在分鎮村落則全行禁舉,不許貪官污吏假借名色,巧取一文。這些政策的出臺,進一步刺激了流通,為岳州的商業繁榮提供了國家支撐。

同時,也與清王朝建立之初,政府實行“海禁”政策有關。當時,實行“海禁”政策后,全國傳統對外貿易渠道受阻,但湖南反而受益,因為清政府僅開放廣州作為唯一的對外貿易口岸,全國各地的農產品出口、西洋貨物進口,都只能通過廣州進行。清乾隆《廣州府志》記載:廣州“人多務賈,與時逐”,“西北走長沙、漢口,其黠者南走澳門,至東西二洋,倏忽千萬里,以中國珍麗之物相貿易,獲大贏利”。

沿現在的京廣鐵路與京九鐵路,是兩條主要的流通線,在廣州—內地—廣州之間,經過南嶺,形成了兩條陸路商道,其中過湖南道是最重要的一條,而地處水陸樞紐的岳陽,則是這條商道由水路轉陸路的必經之地。因此,岳陽、長沙、郴州等城市成為了當時中西商品交流的受益地區,這其中就包括布匹、絲綢等紡織品,同時也更加刺激了岳州布市的發育與興盛。《清經世文編·戶政》說岳州“十分其民,而工賈居其四”,由此可見,當時岳陽有著以布業為基礎的高度發達的商業文明。

來源:瀟湘晨報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