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圖上叫“陰”和“陽”的地名是怎么來的?

來源:澎湃新聞作者:時間:2019-11-26 查看數:0

中國的地名文化,悠久綿長。您在地圖上已經常常看到這么一類地名,有的叫X陰,有的叫X陽。光是較大的城市,我們就能說出沈陽、貴陽、洛陽,江陰、淮陰。不算歷史上存在后來消失的地名,我國的縣級及以上的陰陽類地名,少說也有120多個。

如果算上鄉鎮、街道、村莊地名,那這類地名的數量就更加龐大了。

/中國地圖上帶"陽"(縣級以上)地名分布/ 制圖-大地理館

/中國地圖上帶"陰"(縣級以上)地名分布/ 制圖-大地理館

不過,陽地名家族成員遠多于陰地名。我國縣級及以上帶“陽”的,有120個左右,而帶“陰”的則只有十幾個。這種“陰衰陽盛”的現象,是如何造成的呢?

1、地形河流定陰陽

陰陽,本是中國古代哲學中一個簡約而深邃的名詞,如老子《道德經》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后來,陰陽被引申用于代指方位:向光一面為陽,背光一面為陰。

/谷歌地地球視角下的中國河流水系/ 制圖-大地理館

我國國土地勢西高東低,直接決定了大多數河流水系的走向是自西向東。北半球的陽光大部分時間由南向北照射——這種地形地勢與河流水系的自然地理環境條件下,陰、陽可以用來代指南北。

南宋學者洪邁專門對陰陽地名進行了詳細考證,他的《容齋隨筆》卷十六《郡縣用陰陽字》篇開篇便說:“山南為陽,水北為陽,《谷梁傳》之語也,若山北水南則為陰,故郡縣及地名多用之,今略敘于此。”

意思是,春秋《谷梁傳》就已記載確認了山南水北為陽、山北水南為陰的原則,這種命名方法因為容易辨別方向,很多郡縣地名都采用,我(洪邁)現在把這個事詳細地在書中說一說。

以高于地面的山為視角,南為陽、北為陰。以低于地面的水為視角,河流北岸則成了陽面,南岸則是陰面。我們能從字面就能推斷某城與其區域河流的關系,如沈陽,就是位于沈河以北的地方。

我們在這里捋一捋山、水和陰、陽的對應關系就是:

山南=山陽

山北=山陰

水北=水陽

水南=水陰

對地名來源感興趣的,并非只有我們。跟洪邁先生提到的《谷梁傳》齊名的另一春秋名著《公羊傳》就探討了“京師”地名的成因:

京師者何?天子之居也。

京者何?大也。師者何?眾也。

天子之居,必以眾大之辭言之。

意思是:京師,是天子的居所。京是大的意思,師是多的意思。天子的居所,必須用“大而多”來形容。后來,“京師”多泛指王朝都城。

第一部集中梳理地名的著作是班固《漢書》中的《地理志》,東漢后期的應劭則撰寫了專門研究漢書中地名的《漢書集解》,對248個地名進行了注釋,并講述了152個地名的來龍去脈。綜合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所引,《地理風俗記》《十三州記》,應劭注解過的地名有168個。

其中,44個地名與“陰陽”有關。值得注意的是:“陽”地名為41個,“陰”地名只有3個,得名原因都跟河流有關——位于河流之陽,即河北。可見,當時就已經奠定了地名“陰衰陽盛”的格局。

山水與陰陽有四種組合:山+陽、水+陰、山+陰、水+陽,陰陽出現概率都是50%。那么,現實中的地名,為什么更青睞“陽”呢?

2、負陰抱陽在“河北”

前面提到,應劭注解的44個漢代“陰陽”地名,都跟河流有關。后世誕生的這類地名,仍以河流類居多。

可以說,相比山,此類地名與河流的關系更密切——這是因為,在生活、生產中,靠水比靠山更重要。

/中國河流水系和內外流區地圖/ 制圖-大地理館

/“陽”地名多分布在自西向東流的外流區/ 制圖-大地理館

基于已有地理位置、地形地貌、河流走向,為了取暖、采光需要,我國多數聚落的朝向是坐北朝南。為了抵御冬季寒風,背后需要有山;為了取水方便和航運需要,前方需要有水。

/家在河北:古代風水理想宜居地模式圖/ 制圖-朱勝昔/大地理館

東流的水系與山地之間的平曠土地,成為最佳選址地——這也是風水師所謂的“負陰抱陽”之寶地。有了前水后山的條件,如果左右各有山護衛、出口再有曲流環繞幾道小山做“案”就更完美了——這樣一來,國都、城邑、村落就仿佛一個聚寶盆一樣。陶淵明為我們描述的桃花源,正是這樣一處理想棲居地: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

這種情況下,環抱聚落的那條河流就仿佛一條腰帶,仿佛一張弓弦把家園環抱其中,風水師將最佳的水與聚落的組合,稱為“金帶環抱”。這種選址原則下,聚落一定是緊靠某條河流的陽面,即北岸。

于是,一個又一個聚落,以這種思想為指導,在山水交織的中國大地上開花結果。

/理想條件下的風水龍脈分形與聚落分級圖/ 繪圖-朱勝昔/大地理館 資料來源:楊柳《風水思想與古代山水城市營建研究》

很多人將風水視為神秘之術,其實不然,風水理論中的合理規劃設計,不過是常識的運用,至于那些神神道道之說,多為后世居心不測之人以風水名義斂財而夸大而已。

/明代江西省聚落圖/省城、府城、縣城多在水北、山南 資料來源:明代《江西全省圖說》之總圖

北半球的河流自西向東而流,因為地轉偏向力(北半球向右,南半球向左)的因素,河流對南岸的沖擊遠比對北岸的沖擊更強烈,久而久之,北岸將有越來越多的泥沙淤積成新的沃土,而南岸泥土則流失更為嚴重。

從安全的角度來說,河北顯然盛于河南。因為這個原因,河之陽、比河之陰,更被青睞。

3、濟南其實是“濟陰”

北靠山、南鄰水,這是古代聚落選址的基本原則,卻并非絕對——因為現實中的環境變化多端,局部微觀的地形環境,也有反常的情況。

山、水條件不具備的地方,因為地理位置重要、水土條件優越,仍需要建設較大的聚落,所以就有了少量位于河南,即“水+陰”類的地名。如淮河以南的淮陰、黃河以南的河陰(歷史地名今已消失)、長江以南的江陰、湯水以南的湯陰。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西安、濟南這三座大城,其實也是反常的情況,它們都是南或東南靠山,北方臨河,就成了坐南朝北的形勢,風水上稱為“倒騎龍”。如果按照陰陽地名命名原則,濟南該叫“濟陰”,西安應叫“渭陰”,南京可叫“江陰”。

/濟南市地形與水口格局形勢圖/

也就是說,按照山河方位應該被叫做“X陰”的地方,以另一種名稱出現了,這是陰類地名極少的原因之一。

/黃河、長江中下游重要城市分布圖/

我們還發現,黃河、長江兩大河流的中下游,大城市(古典時期誕生的城市)多在南岸,而不是北岸。

這是什么原因呢?軍事防御。

無論是黃河還是長江,北岸少有高山屏障。我國古代開疆拓土和征伐,多是從北向南進行,于是北面一側的防御成為重中之重。沒有高山阻隔的大城,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水代山,當作天險。

但,水的安全系數遠不如山地,而且時刻還有洪水的威脅。古代農耕社會時代,河北選址定律比較可行,開放時代到來前夕,那些新興崛起的交通型、商業型城市,則逐漸突破了早期的選址原則,如武昌、安慶、上海,都緊靠大河南岸。

不過,因為百余年近代史跨度遠遠短于兩三千年的古代,當代地圖上的地名遺存依然深受古代影響。

我數了一下今天地圖上可以找到蹤影的130多個“陰陽”類地名——無一例外,它們全部誕生于清代之前。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