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騎車與狗相撞,算不算交通事故?

來源:成都商報作者:羅敏時間:2019-11-27 查看數:0

這狗,惹麻煩 沖來大小兩只狗,撞出工傷認定難:

人騎車與狗相撞, 算不算交通事故?

交警:狗無路權,不是法律認可的交通參與者,不能劃分責任

律師:狗雖無路權,但其主人卻有路權,應由其承擔全部責任

成都廚師鐘科的工傷認定,卡在了一張“紙”上。今年8月,下班途中,鐘科騎電瓶車被撞倒摔傷,致九級傷殘,住院、手術、治療……如今3個月過去,他的左臂不僅仍綁著吊帶,還面臨后續治療和索賠的困難,申請工傷認定也遭遇尷尬。

尷尬的原因在于,撞倒鐘科的不是人,也不是車,而是一只狗。相關交警部門認為,“狗沒有路權,不是法律認可的交通參與者,不能給狗劃分責任”,因而不能認定此事為交通事故。而交通事故,又是此番工傷認定的前置條件。于是,鐘科的工傷認定,就這樣“卡”在了一紙交通事故認定書上……

受了一次傷

騎車回家與狗相撞 三個部位做了手術

39歲的鐘科是簡陽人,在成都環球中心洲際飯店做廚師,妻子在家照顧兩個孩子。

今年8月17日晚上8點過,鐘科下班騎電瓶車回家,經過錦江大道高威公園附近時,一大一小兩條狗追逐上了馬路,一路奔向正在騎行的鐘科。鐘科本能地避開兩狗后加速離開,但狗突然轉向折返回來,再次向他跑來。鐘科騎車避讓開小狗后,與大狗相撞,摔倒受傷。

據大狗的主人謝女士回憶,事發前,她家的邊牧犬偶遇另一只小狗后,一起在草坪上玩耍。后來,邊牧犬跟著那只小狗跑到馬路上,謝女士馬上追過去,試圖阻止它們進入車行道。“事情發生得太快、太突然,前后大概只有三秒鐘,我只看到躺在路中的我家狗狗和倒著的電瓶車,還有坐在地上的鐘科。”謝女士見狀趕緊報警,撥打120。

事發后,120急救人員趕到現場

據鐘科介紹,事后不久,交警來到現場,稱撞到狗不能算交通事故,遂交給派出所處理。

鐘科沒想到,一條狗能把自己撞得這么慘;謝女士也沒料到,僅僅養了半年的邊牧,給自己造成數萬元經濟損失,還可能被拖入訴訟。因當時撞擊太猛烈,鐘科只記得自己摔得很重,渾身疼痛。

邊牧犬雖只有八個多月大,但足有40斤重。急救車迅速將鐘科送到附近的大觀醫院,謝女士也跟著救護車到醫院協助鐘科治療。經醫院初查,醫生認為鐘科傷情嚴重,遂轉四川省骨科醫院救治。

經診斷,鐘科的傷情為: 1.左鎖骨遠端骨折;2.左肩胛骨粉碎性骨折;3.左1~8肋骨骨折;4.肺挫傷;5.胸部閉合性損傷。從8月22日17:45開始,鐘科接受了三個部位的大小手術,被推出手術室時,已是8月23日0點左右。

鐘科住院期間的醫療費用,由謝女士支付。“包括大觀醫院的檢查,買水果看望鐘科、部分護理費等,開支七萬多元。”謝女士告訴記者。而據鐘科測算,謝女士已花費近八萬元。而小狗主人認為,其犬未與鐘科接觸,不承擔責任。

扯了一場“皮”

被鑒定為九級傷殘

受害者:狗主人曾承諾后續費用卻變卦

11月20日,距事發已過去三個多月,鐘科的左臂仍綁著吊帶。

“使不上力,也不能動。”鐘科告訴記者,9月4日出院后,他只能在家休養。妻子還在哺乳期,原本應該由他照顧妻子和孩子,但現在卻要由妻子照顧他們。

在四川省骨科醫院,醫生對鐘科施行“左鎖骨骨折、左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左側第5、6、7肋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胸廓成形術)”。在其體內,醫生用了五顆鋼釘,固定折斷的骨頭。

11月20日,四川鼎誠司法鑒定中心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認定:被鑒定人鐘科的傷殘等級鑒定為九級;后期醫療費約需人民幣16000~20000元。

鐘科說,出院回家后,他與謝女士協商了后續的醫療費、生活費、護理費等費用承擔問題,謝女士曾答應由其全部承擔;而事故發生當天,謝女士寫下了“承擔一切費用”的承諾書。但是,謝女士后來變卦了,拒絕再與他溝通和提供費用,“她讓我去法院起訴。”

鐘科和妻子育有兩個孩子,大女兒九歲,小女兒一歲。因在家帶孩子,妻子已兩年多沒有上班,鐘科是家里唯一的收入來源。如今,他出了事,家里就陷入困境。出事后,鐘科所在單位領導曾來看望,并送來6000元。

鐘科已在成都工作17年,目前是副廚師長,一家人每月開支8000~10000元。

目前,鐘科本應遵醫囑每周去做三次康復介入,每次200元,但因沒錢就放棄了。即使每月300元左右的復查費用,也讓他感到有壓力。“這兩年吃老本,原計劃小孩一歲,老婆就出來工作。現在這樣,她也不能工作。”鐘科無奈地說。

鐘科

“肇事”邊牧犬后來死了。其主人25歲的謝女士來自四川巴中,在成都做UI設計師,一個月工資4000余元。她表示自己的經濟情況也不樂觀。

據謝女士介紹,事后她墊付、支付的所有費用都是向親戚朋友們借的。為了盡快還完債務,謝女士下了班還得兼職賺錢。

遭遇“認定難”

工傷認定“卡了殼”

交警:狗無路權,不是法律認可的交通參與者

9月27日,鐘科向成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經初步審查,成都人社局認為鐘科的情況符合工傷認定受理條件,申請被受理。

但是,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鐘科的工傷認定卻“卡”在了一紙交通事故認定書上。

根據我國《社會保險法》和《工傷保險條例》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

鐘科及代理律師都認為這是交通事故。但是,管轄事發路段的成都市交警三分局,卻沒有認定此事故為交通事故。交警的理由是“狗沒有路權,不是法律認可的交通參與者,不能給狗劃分責任。” 鐘科反復找了交警多次,得到的都是同一答案。

11月20日,記者陪同鐘科到成都市交警三分局“求助”,得到的還是同一答復。交警認為,這不是交通事故,應該由轄區派出所處理。非交通事故造成的職工上下班途中意外傷害事件,并不符合工傷認定的基本條件。因此,人社部門無法根據派出所的證明或者接處警記錄,認定鐘科工傷。

焦點

這種情況

該不該算交通事故?

律師

1、狗雖無路權,其主人有路權應擔全責

鐘科的代理律師郭剛認為,此次事故是謝女士飼養的邊牧犬,與另一小狗追逐撞到鐘科所致,雖然狗確實沒有路權,但其主人謝女士卻應對此次交通事故負全部責任。

關于此次事故是否為交通事故的問題,郭剛律師認為,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并未明確規定,但任何法律都具有一定的滯后性;二是狗雖無路權其主人卻有路權,謝女士把狗帶上道路,應由其承擔全部責任,這在國內的案例中已有先例。

郭剛表示,另外,從以人為本的角度來看,若交警不予認定交通事故,鐘科就無法申辦工傷認定,其20萬元左右的工傷賠償將毫無著落,這個結果也不利于矛盾糾紛的解決。

2、道路交通事故也應包括障礙物引起的情況

四川明炬(龍泉驛)律師事務所王仁根律師認為,根據法律規定,道路交通事故,是指車輛行駛途中,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并不要求必須是車與車、人與車相撞,也應包括道路上出現障礙物等情況。

在本起事件中,雖然撞車的是狗,但狗主人對狗負有安全看護義務,其未盡到這樣的義務,導致狗隨意在馬路上活動,是造成本次事故的唯一原因,那即可認定為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符合申請工傷認定的條件。

王仁根同時認為,職工上下班途中,很多受傷害的情況介于交通事故和意外事件之間,職工無法進入工傷程序,有失公平,建議工傷保險條例對此進行修訂完善。

專家

交通事故也可能是意外造成的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事法學教授張力認為,道路交通安全法說得很清楚,交通事故有可能是因為交通參與人的過錯造成的,也可能是意外造成的。本案中,狗當然不是交通參與人,但是遛狗、養狗的人,沒有拴好自己的狗,讓其在馬路周圍活動的時候,就已經是交通參與人了。所以這個案子其實是有交通參與人的,那就是養狗的人,而狗只是造成被害人受到傷害的一個“工具”而已,所以是能找到責任人的。

張力還認為,就算不承認狗的交通參與權,但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確說道路交通安全事故除了有交通參與人的過錯,還可能是基于意外事件。本案即使把狗的傷害定義為一種意外,也同樣構成交通事故,所以本案應該被認定為交通事故。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