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乘車離開藍山縣城,沿著舜水河,逆流而上。濛濛細雨中,青山像一幅幅油畫。翻過位于大橋瑤族鄉的沙子嶺,看見了湘江源頭的正源——大橋河。湘江源國家森林公園內,有3條河。大橋河、中河、凌江河,都是湘江的源頭。而中河、凌江河曲曲折折之后,匯入了大橋河。由北到南,源頭之水且歌且舞。野狗嶺在湘江源瑤族鄉。到達野狗嶺腳下“湘江源”立碑處,雨停了。潔白的霧在山嶺的腰間輕輕飄過。湘江源頭的水聲,灌入耳際。伴隨著水

來源:湘江源作者:時間:2016-09-12 查看數:0


著名詩人余光中曾留下非常韻味的詩句”藍墨水的上游”。而今,用“藍墨水的上游”來形容湘江源頭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我們乘車離開藍山縣城,沿著舜水河,逆流而上。濛濛細雨中,青山像一幅幅油畫。翻過位于大橋瑤族鄉的沙子嶺,看見了湘江源頭的正源——大橋河。湘江源國家森林公園內,有3條河。大橋河、中河、凌江河,都是湘江的源頭。而中河、凌江河曲曲折折之后,匯入了大橋河。由北到南,源頭之水且歌且舞。

野狗嶺在湘江源瑤族鄉。到達野狗嶺腳下“湘江源”立碑處,雨停了。潔白的霧在山嶺的腰間輕輕飄過。湘江源頭的水聲,灌入耳際。伴隨著水聲的,還有蟲子的陣陣和鳴。

通往野狗嶺的一條小路,被此前的一場暴雨沖毀,坑坑洼洼。巨大的石頭橫陳,還有小小的水流從石頭間流過。小溪般的山路邊,就是大橋河。這一段河流,當地人叫做“厚河”。湘江之源,厚德載物。

野狗嶺,一個很鄉土的名字!野狗嶺遍布竹林,湘江源頭之水就是從這些密密的竹林中滲透出來的。點點滴滴,匯聚成湘江源瀑布,匯聚成流經野狗嶺的3條溪河。

湘江源瀑布,是湘江源的一個象征。它的深邃與幽靜,它的激越與清亮,讓人流連忘返。

通往湘江源瀑布的,是一條更小的山徑。草木幾乎封存了這條小徑。記者撥弄著隨意生長的樹枝,小心翼翼地穿越。據說,初夏,野狗嶺有很多蛇。

在湘江源瀑布面前,所有的語言都失去了顏色。這里只有一個字:清!湘江流經千百里,流經城市與村莊,流經繁華與貧瘠,留下了歷史,見證了歷史。清澈的湘江之源,母親最原始的乳汁!

痛飲著源頭之水,過癮!我們干脆脫掉鞋襪,登上瀑布的頂點。寬闊的石板上,清水流淌,不疾不徐,像輕緩的音樂。突然,飛奔而下,成為氣勢恢宏的大合唱。

不斷增刪的湘江,展示著豐富的內容。湘江之源,是最初的版本。

我們戀戀不舍地告別湘江源瀑布,從野狗嶺來到了高塘坪。這里有個三分石工區,是林場的一部分。工區的門口這條河,就叫“中河”,發源于香爐石。守林人是兩兄弟,他們熱情地邀請記者吃中飯。用湘江源頭之水釀制的米酒,真是好喝,簡直是“湘江茅臺”。

湘江流,平靜地流,激越地流。發源于藍山峰的凌江河,跟大橋河、中河一樣,編織成美麗的夢。

藍墨水的上游,精彩紛呈。湘江源國家森林公園內,還有淚竹山。淚竹山下,是成片成片的斑竹。“斑竹一枝千滴淚”,湘妃的傳說還在流傳。名曰“八仙下棋”的山峰,一個大約兩平方米的天然石頭,舒展著棋盤一般的紋路。三分石下面的一條峽谷,呼為“打爛碗”。民間傳說是石達開的部隊浴血奮戰,打爛了所有的碗具。峽谷之中,至今還可以找到很多碎片。

藍墨水的上游,是清純的上游,是人文的上游。

【記者感言】

來到藍山野狗嶺,來到湘江源頭,出乎意料的是,我們沒有震撼,沒有此前設想的驚天動地。我們的心很平靜,就像一個嬰兒面對母親的乳房。

湘江是母親河,湘江哺育著我們。湘江發源于野狗嶺,一路流淌,最終注入洞庭湖。追根溯源。站在源頭,眺望著、想象著整個湘江流域。我們想說的是,關愛與保護的不僅僅是源頭。(本報記者 陳惠芳 張新國 胡宇芬 通訊員 李先志)

相關新聞
新疆风采18选7开奖公告